叶若竹

头像来自p站,无授权侵删。
一个拿来摸鱼的小号。
远坂凛女神!(尖叫
从建这个号开始时并没有打算隐藏原本的马甲。
留言和爱才是码字的动力。
我爱ooc!

考试考完啦!

一遍过不过不知道。

假如一遍过的话等我过两天缓两口气过来填坑!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·番外2(中)

天天翻。


方法一:

图链接已经翻,评论也无法补档。

但根据老福特ban的特性,你们直接点开下面这个链接,并且刷新应该就能看到。

http://wx3.sinaimg.cn/large/006nwxKlly1g6nx4z6exgj30u08t84qq.jpg


方法二:

走爱发电我的主页第一个。

我贴一下这一章爱发电的链接(不确定会不会翻):https://afdian.net/p/05d97ed8cf2d11e9a5c252540025c377

仍然翻的在爱发电搜索【叶若竹】,或者看lof置顶的【叶若竹】主页链接,往下翻一下就看到了。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·番外2(上)

“怎么了,樱?不进来吗?”远坂凛推开远坂府的大门,转过头看站在原地着的间桐樱。

樱摇了摇头:“嗯……只是在想,我上次离开这里也不过过了七天呢。”

少女的口气里是满满的怀念。


只是七天。

对间桐樱来说,她的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
“……是啊。”远坂凛也陷入了回忆,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突然慌张,“先说好。只是因为这一次圣杯战争没有争夺胜利的必要了!我才不是——”

才不是违反了曾经说的会和樱是敌人的事情!

远坂凛没有说下去,实在是太欲盖弥彰了一些。

“还有,是因为间桐慎二那家伙要住在卫宫家,哦对了!樱现在状况不稳定,我有监视看管樱的必要!”...

[Fate/士慎]以毒攻毒

*凛樱《以身饲魔》的番外,没看过《以身饲魔》应该也看得懂。

*cp士慎士,不开车无差,不吃士慎的注意避雷

*副cp凛樱,所以还是打了凛樱tag

*标题《以毒攻毒》,意思是无可救药的老好人和无可救药的人渣

*惯例ooc预警

卫宫士郎一脸黑线地盯着这个坐在他床头的少年:“……我说慎二。你是真的来看病的吗?”

哪有看望病人两手空空,还要叼走病人的苹果当着病人的面吃的开心的家伙!

这明明是樱替他削的好不好!

 

“没关系的前辈。我再削一个就好。”樱迅速拿起另一个苹果,苹果皮在她灵巧的手上划起一整道漂亮的弧度,看着就是那么的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

“不,樱,问题并不...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(29)

人鱼公主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王子(英雄)。

她们曾在暴风雨的夜晚相遇,天晴之后就不见踪影。

人鱼公主徘徊在岸边寻找着,直到这位海洋的少女鼓起勇气来到了巫师的海域。

“我想要有能在陆地上行走的双腿。”少女说。

金发的巫师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地愉悦地笑了,他打开了自己的宝库,试图夺走少女的声音以作为等价交换的筹码。

少女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金发的巫师却说着什么“王子会成为绝妙的容器”。

“不可以!”少女挣扎之下杀死了巫师,巫师愉悦的笑声戛然而止,化作了金色的闪光彻底消失在了海域中。

人鱼公主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药剂,来到海岸边上一饮而尽。

美丽的鱼尾巴变成了属于人类白皙的双腿,可...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(28)

“不行!”远坂凛想都不想地驳斥了这个提议,樱去杀死吉尔伽美什……有可行性的方法只有一个。

让“黑影”出现。

这本应该是间桐樱极力避免发生的事情,可当樱的意志薄弱,处于睡眠昏迷或者黑化下的状态,才无法压抑住“黑影”。


可间桐樱脸上无奈的微笑,让远坂凛恍然觉得仿佛自己才是任性的那个。

“已经没有别的方法了吧,姐姐?现在的吉尔伽美什,甚至还没有用尽全力。”

那个金发的男人,仍然像是猫捉老鼠一般戏弄着场上的所有人。

“我是解开这场困境的最优解。”


“……等等。就算是那个状态下的樱也不一定能打败那只金皮卡的吧?”


不远处的吉尔伽美什正好兴致...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(27)

吃饱喝足之后,他们便朝着远离人群的森林深处前进。

首先察觉到问题的是视力超群的Archer:“凛,注意了,前面正在战斗。”

即使是白天,城堡上空爆炸的闪光和硝烟仍然隐隐可见。

“Archer,战况如何看得见吗?伊莉雅应该还好吧?”

只是出于谨慎,远坂凛才会这么询问道。

其实她并不认为伊莉雅和她的Berserker会落入下风。

七骑从者之中,两骑已经落幕,三骑在他们身侧,可能和Berserker战斗的,唯有Assassin才对。

不管间桐脏砚的实力有多强,不以战斗擅长的Assassin想来也无法打过那么强力的Berserker。

“……不太妙。这样下去,伊莉雅会败北。”

 ...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(26)

“早安,樱。”

第二天,远坂凛早早地就到了卫宫家集合,准备一起前往爱因兹贝伦的城堡。

“早安。……姐姐。”犹豫了一下,间桐樱还是面带微笑的喊出了这个称呼。

这让端着早饭到桌子上的卫宫士郎诧异地张大了嘴:“啊?”

这是什么新型的情趣称呼方式吗?


“啊,说起来卫宫还尚不知情吧。”远坂凛若无其事地坐在间桐樱的身侧,她今天特意没吃早饭就是为了过来尝尝卫宫士郎和间桐樱的手艺,“我和樱可是如假包换的亲生姐妹。”

远坂凛吃着早饭,惬意地解释起了远坂和间桐的关系。

“……正是因为间桐家的血脉断绝,而远坂也多出了一个孩子,所以父亲就将樱过继到了间桐家。”


“也就是...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(25)

间桐樱花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。

“这是……我所以为的意思吗,远坂前辈?”

樱甚至不放心地向远坂凛求证道。

“……又变成这个称呼了啊。看起来樱是清醒过来了才对。至于我刚才的那句话——”远坂凛看着瞬间紧张起来的间桐樱,笑了一下,“我想,应该没那么容易引起歧义才对。”

 

此时间桐樱甚至觉得自己心脏都要从胸膛跳出来了。

“我以为……嫉妒这种情绪是不会出现在远坂前辈的身上的。”

 

“你把我想成什么圣人了啊,樱?”远坂凛哭笑不得,“怎么样魔术师都属于人类的范畴。而只要是正常的人类,就会有嫉妒吧?”

“我嫉妒着卫宫哦,樱。无论是卫宫那么出色的投影魔术,还...

[Fate/凛樱]以身饲魔(24)

他们聊了一个下午的家常。

话题大多都是围绕着卫宫切嗣而展开的,即使是最讨厌卫宫切嗣的Saber,也勉为其难地说着卫宫切嗣的好话。

藤村大河还找出了相册,看着相片上面容消瘦但还是温和地对着镜头笑笑的卫宫切嗣,伊莉雅最后的那一丝不甘也烟消云散了。

快晚上的时候,伊莉雅谢绝了藤村大河请她留宿的好意:“因为塞拉和莉洁莉特还在等我回家。”

远坂凛并没有同伊莉雅一道离开。

晚上是master战斗的时间,伊莉雅解开了心结也只是打消了杀死卫宫士郎的念头,而并没有说会将胜利拱手相让。

今天碍于藤村大河一直在场,他们没能好好探讨重要的话题,也约定了明天白天在爱因兹贝伦的城堡相见。

 

“...

© 叶若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